大寒裏的花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作者:潘 越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399  更新时间:2019/1/20 18:53:56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今日大寒,原以为能在这个季节裏开放的花朵,大约只有水仙、冬梅一类,不曾想,小区裏的紫玉兰竟也在这个时节裏令人惊喜地绽放开来。

  原本在小寒时我便已注意到了这株紫玉兰,所谓小寒三候,其中正有一句“木笔书空”,这裏说的“木笔”,正是紫玉兰的别称,彼时的紫玉兰,新叶并未长出,只是纵横的枝幹上擎着的一个个紧缩的褐色花苞,就如一枝枝的狼毫笔尖,以冬日澄澈的蓝色天幕为画布,书写着自己在这严寒冬天做的美梦。这正是“木笔书空”这个说法的来历吧。

  如今,已然是大寒,不曾想这紫玉兰竟已开始绽放,可见春已不远。我见过春天玉兰花绽放时,那番一树繁花的繁盛样貌,真是不遗余力而明艳耀眼。玉兰是有气势的花。读书的大学也是把玉兰作为校花,校园裏遍植玉兰。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艺术学院前面的一棵。铺展开的硕大的树冠,在一个渐暖起来的春天晴日,不知何时轰的一下满树的花就开了。映着后面学校的红砖墙,是好看的。它那种繁盛,是让人不知该拿它怎麼办,不知该如何挽留它的繁盛。花朵萎谢的样子也是有着惊人的哀伤在裏面——像一个王朝的谢幕。然而伴随着枝头半凋萎谢的花朵,随即也就有新绿的叶子长出来。大概也是另一种新生。随后漫长的春夏秋时节裏,它也只是满树绿叶而丝毫不引人注目了。

  它一年裏当主角的时间似乎是只有春天裏的那几天,北方凛冽冬日裏那漫长的蕴蓄似乎都是为了这几天。那漫长的绿叶时间似乎只是一个更漫长的前奏——以前我是这样想的。但年龄渐长一些,我却不再这样想了。自然在我们观赏者看来,开花时刻是玉兰最值得铭记的光辉岁月。但在它自己而言,不管是繁盛花期,还是满树绿叶的时候,又或是小寒的“木笔书空”,再或是如今大寒日裏初绽花蕾的样子,都是它生命的一个迴圈裏最自然的周期而已。它只是一日一日平平常常地度过去。“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我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制定物候的古人,能留意到正在蕴蓄中的木兰花苞,是留意到了表层下面生命裏的暗流湧动。这是尚未丧失的对自然的细微处的感知力。想起几日前,在课上给学生讲诗正讲到王维的“山中习静观朝槿”,王摩诘是从木槿的朝开夕落裏悟得人生的启示。那木兰又有什麼不可以呢?

  生活在自然世界裏的人们呐,从自然中所获得的启示,从来都是最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