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琛在通海抗战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作者:海门视窗  文章来源:海门日报  点击数650  更新时间:2018/12/6 12:26:59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茅琛(1922—2018)
1945年茅琛(右)与战友合影
  □陶建明

  茅琛(1922.10—2018.5),海门桃源镇(现海门工业园区)人,1940年参加革命,曾任崇明警卫团参谋长、通海人民自卫总队副队长。抗战中在兄长茅珵的领导下,在通海地区阻击日伪军。他英勇善战,机智灵活,出生入死,粉碎了敌人多次“清乡”行动,保卫了通海地区人民的安全。

  配合汤团起义

  1940年8月,茅琛随兄长茅珵、韩念龙等率领的崇明抗日自卫总队从崇明转移到海门三星、桃园镇一带,并根据陈毅指示,在海启开展抗日宣传、统战工作,扩充部队,成立了崇启海常备旅,后改编为苏四区游击三旅。

  1941年9月,为扩大抗日民主根据地,开辟通海同情区,陈同生率江海挺进支队兵分两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插通海地区。通海地区,指南通县东南部与海门西部地区,南至长江,西至南通狼山脚下,东至青龙港,北迄盐运河,东西70里,南北30里,是日伪控制海启的战略通道。通海行署成立后,陈同生任通海工委书记兼通海行署主任。不久,陈同生调离,茅珵任通海行署主任。1942年3月,茅琛由四分区作战参谋调至崇明警卫团任参谋长。

  1943年春,日伪军加紧筹备对南通地区实施“清乡”。为扩充实力,南通军统站姜颂平以老朋友的姿态劝说抗战初期参加过国民党地方部队、与伪军上层人物有“旧交”的中共特别党员,通海自卫团(又名“汤团”)团长汤景延“起义”。接到敌人的诱降信息后,经过新四军上级研究,海通自卫团决定将计就计,打入敌人内部。

  对于汤团率部“起义”的举动有很多人不理解,甚至反对。不明真相的干部、战士一听说要投敌,无不感到震惊,许多人失声痛哭,有的当场要求请假回家。为了迷惑敌人,假戏真做。根据上级指示,茅琛配合汤团在姜灶港演出了一次假战斗。1943年4月16日,茅琛率崇明自卫团少数不适合留在通海自卫团的人员撤离。为了造成汤团派部队追击的假象,一时双方在桃源、震蒙两乡交界处,枪声大作,一场“激战”后战场上留下一具尸体(此系有计划地在此时惩处的一个叛徒)。事后汤团向敌人报告说:“崇明警卫团茅琛因反对‘部队起义’率少数亲信逃跑,追击未获。”汤团“起义”成功。163 天后汤团又如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里一样,在敌人肚中“破壳而出”。

  组建通海短枪队

  在决定汤团打入敌人内部之前,通海党政领导根据上级指示,决定从崇明警卫团和各区队抽调素质好、有战斗经验的20余人,配备短枪,组成一支精干的短枪队,由时任通海人民自卫总队参谋长茅琛兼任队长。 

  通海行署主任茅珵和通海工委书记顾复生,对短枪队的主要任务和活动方式等分别作了指示。要求短枪队在敌人“清乡”初期,采取隐蔽、分散的活动方式,尽可能做到不暴露、不打新四军的旗号。为了不暴露,茅琛化名张继生,队内、队外一律不称队长,而称“张先生”,以此迷惑欺骗敌人,减轻对自身的压力,达到保存自己、积蓄力量、站稳脚根、坚持下来的目的。当时短枪队的主要任务:一是锄奸反特,二是与打入敌人内部的“汤团”保侍密切联系和配合行动,三是寻找时机打击日伪军。

  短枪队在茅琛带领下开展了锄奸反特斗争。主要打击对象是伪警、宪、特、清乡人员和死心塌地的伪乡镇长及实际投靠敌伪的“两面派”乡镇长。短枪队采取化装、隐蔽的方式,四处出击,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锄掉汉奸30余人。

  主动出击日伪军

  1943年7月,为了增强通海地区武装力量,根据分区指示,成立通海联防大队(简称通海大队),由茅琛任大队长。在短枪队的基础上,南通警卫团抽调九连的一个加强排,作为通海大队武装的基础。同年11月,崔德耀奉调来通海,重新成立通海人民自卫总队,崔德耀任总队长,茅琛任副总队长。

  1944年春夏之交,通海人民自卫总队在崔德耀、茅琛指挥下,积极开展夏、秋季攻势和反据点斗争,不失时机地发动了对敌攻势,主动出击,打击日伪军。

  1944年三四月间,总队得悉牛洪港日伪军一部乘船去大安港骚扰,总队随即决定派连长吴家駧率短枪队袭击牛洪港,派指导员顾纪率一个排于大安港伏击由牛洪港来犯之敌。当时,牛洪港日伪军据点正在建造碉堡,短枪队战士化装成民工混入据点,神速接近日军居住的庙寺,一跃而上,先把日军哨兵干掉,尔后冲进寺院(营房)。日军十分麻痹,枪都3支一架搁在寺院大厅,短枪队突然出现,鬼子慌了手脚,根本来不及拿枪反抗,各自逃命,仅有两三个鬼子跳江脱逃,其余日军包括小队长均被击毙,战斗仅用十多分钟。在大安港伏击的部队,待敌将要靠岸时,突然猛烈向敌人开火,敌人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跳江的跳江,毙命的毙命,被我全部歼灭。两地战斗,共毙俘日伪军30余人。其中击毙日军小队长以下20人,俘毙伪军10余人,缴获长短枪30余支和军用品数车,我军无一伤亡。

  老洪港是我南下江南的重要通道。为打破日伪的封锁,茅琛决心拔除老洪港日军检问所。在查明敌人兵力和布防情况后,1944年八九月间,副总队长茅琛和总队长崔德耀率队攻打老洪港日军检问所。那天,突击小组趁月色暗淡,悄悄接近敌人。当越过外壕被日军发觉时,突击组行动神速,先抢占碉堡。日军无奈,只得退缩于营房内负隅顽抗。短枪队另一突击组,巧妙快速地冲进伪军据点,毫不费力地将伪军全部缴械俘虏。日军虽已孤立无援,但仍据守营房顽抗。短枪队为避免伤亡,火烧营房逼其投降,但仍不奏效。最后,崔总队长下令发起攻击。他首先越过江堤,向固守之敌冲去。茅琛和其他战士紧跟其后冲进营房。此时4名日本鬼子已被击毙,尚有1名鬼子躲在房角,当崔总队长冲进门时,鬼子突然用刺刀向崔刺来,被崔避过,并一把抓住鬼子手中的步枪,用力一拖将鬼子拉倒在地。此时,紧跟其后的茅琛冲了进来,一枪击毙了这个鬼子。这次战斗,毙日军5名,俘伪军20余名,缴获长短枪20余支。

  两擒两放兵痞

  郑长继原在国民党军队当过下级军官,抗战爆发后,挂着抗战的招牌,组织游击队,到处流窜,收捐收税,欺压百姓。这是一支谁也不管的野鸡部队。1941年他盘踞在南通以东沿江的大安港、长桥港一带称王称霸,人们都称他为“大老板”。1942年,他为了其部队能得以生存,施展两面手法,一面和通海行署接触,表示支持我政府,不接受日伪收编;一面暗中与日伪勾结。不久,郑与另一支杂牌队伍发生冲突,其队伍被对方吞并,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警卫部队。之后,他便在长桥港一带沿江地区,搞围垦造田。他既未向政府申报,也未纳税,经过几年经营,围田达数百亩,并通过私自出卖出租,大发横财。他还仗其尚有部分武装,敲诈勒索,强行向周围乡镇摊派钱粮,群众怨声载道。通海行署决定对他采取行动。

  早在1942年,时任通海人民自卫总队参谋长的茅琛奉通海行署主任茅珵之命与郑长继有过一次接触。1944年夏秋,茅琛率4名短枪队队员进入郑驻地附近,通过关系与其联系。不出所料,他由4名警卫保驾应约而来。经过一番寒暄,在茅琛队长暗示下,短枪队员眼明手快,迅速将他4名警卫的武器缴下,郑长继顿时吓得不知所措,向短枪队苦苦哀求。茅琛当即限其交出余下武器,并要求他按政府规定补缴围垦土地税款和救国公粮。在他满口承诺,再三作了保证之后,将其释放。然而,他被释放将近两个月,迟迟不履行承诺,竟躲在靠近日伪据点的竹行镇。茅琛获悉后深夜再次率领七八名短枪队队员,潜入该镇将其捕获并缴获短枪2支。他再次被抓后,惊恐万状,陈述苦衷,说现部下不足20人,上次他被扣后不少部下又开小差了,无法交出其余全部武器,至于应向抗日民主政府缴纳的粮税款,将分批如数上缴,恳求放其回去筹款,并愿将其妻子作为人质。考虑到如不放他回去,难于筹集应缴款项和收缴余下武器;茅琛再次将其释放,并将其妻押回交给通海行署。不久,郑长继交给短枪队长短枪十五六支,并在两三个月内,分批向行署缴纳了一笔为数不小的税款和粮款。这在反“清乡”斗争处于紧张阶段,财经非常拮据的情况下,对解困应急起到一定的作用。

  遭袭击虎口脱险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随时都有牺牲的危险。1944年12月27日,茅琛带沈思贤和施衡一起到通海镇北朱亦富宅参加区召开的征粮会议,谁知,途中遭到从川港镇据点出动的日本鬼子的袭击,因寡不敌众,参加会议的行署财经科长刘里千和通信员当场中弹牺牲,保障乡乡长蔡国丰、通八区区委委员杨文俊、区民政助理赵志义3人被捕惨遭杀害。茅琛在沈思贤和施衡的掩护下跑了10多里路,跨越16条河沟,才冲出重围脱险。事后,茅琛回忆道:“这次经历我终身难忘。”

  1945年1月,短枪队同通海人民自卫总队合并,升格为南通警卫团。同年6月,茅琛离开生他、养他,并在此战斗过的通海地区,调到四分区司令部。他在通海战斗的四年间,参与和指挥大小战斗上百起,为通海的反“清乡”斗争和抗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贡献。

  参考文献

  1.茅琛《战斗在反清乡斗争的前沿》

  2.茅琛《通海地区的敌后武装斗争》

  3.沈思贤《我的人生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