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方游击队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作者:海门视窗  文章来源:海门日报  点击数198  更新时间:2018/8/16 10:25:00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赵方离休前照片
游击队的饮水瓷罐
缴获的日军自鸣钟
  □赵卫星

  1938年日寇侵占南通、海门后,通东地区血雨腥风,烽火连天。赵方领导的海门六甲区民兵游击队杀鬼子、除汉奸,实行“二五”减租,帮助贫苦农民,深受老百姓的拥护和爱戴,大家都亲切地称之为“赵方部队”。

  赵方(1923~1988),六甲区同心乡(刘浩公社8大队)人,早在红14军时期入党的朱戴富和朱浩是他同母异父的哥哥。他1941年参加革命入了党,并把原名赵国清改为赵方。他1米85大个子,脑子机灵,遇事沉着,处事果断,有勇有谋。他16岁参加六甲区队,18岁当上区队长。他率领区队从原来6个民兵和一支短枪、两支长枪、三把小插子起家,在战斗中队伍不断壮大,迅速发展到了30多人。每人配备长枪、手榴弹和小插子,区队还掌握一挺捷克式机枪。

  伏击除奸

  1943年中秋节前夕,三甲庙附近有位徐姓农妇找到区干部,哭哭啼啼诉说,前几天有个大块头带了据点里的人下乡收捐,要她家交一块大洋和60斤粮食。她家男人生病在床,没钱看医买药,哪里交得起。没过几天他们又上门来收,没收到就恼羞成怒,一把火点了房子……区委书记刘浩和同心乡徐指导员商量,一方面协调让农妇暂时住亲戚家,另一方面指派赵方深入调查情况。

  很快事情水落石出。这个大块头叫江来法,绰号大黄毛,30来岁,是个敲诈勒索、鱼肉乡民的地痞恶棍。后来被六甲据点招降纳叛,当上伪军班长。区委决定,坚决将此人缉拿处决。

  赵方和队员们商讨了几套缉捕方案,但均未奏效。中秋节后的一天,内线传来情报,大黄毛有个情妇住在方家桥东边,家里办事情来请大黄毛吃饭。队员们兴奋不已。赵方挑选了3名壮实的队员,把武器和工具准备好,实地察看后研究了一套周密的伏击方案。

  方家桥位于六甲镇东南3里路许,是往东的必经之处。此桥木质结构,桥面宽1米,长约12米。桥成拱形状,过桥必须下车,是打伏击的绝佳之处。赵方率领沈志芳、唐小才等三名队员分散进入伏击点,其中1名队员守候在西桥堍下的芦苇里,以断敌退路,赵方率另外两名队员潜伏在桥东沟沿。

  暮色渐浓,过了八月半,月光透过云层时隐时现。大家忍着虫叮蚊咬,望眼欲穿。“来了,来了!”1名队员眼疾嘴快脱口而出。果然桥西来了一辆自行车,骑车人身穿便衣,斜挎盒枪,头戴礼帽,正是恶霸汉奸江来法。到了西桥堍,他下车警觉地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推车上桥。过了桥,正要上车的瞬间,赵方突然起身,一个箭步奋力一推,江来法连人带车重重摔了个狗吃屎。沈志方和唐小才一拥而上,把他的头、手、脚按住。谁知这家伙人高马大,用力一蹬,正踩着赵方的裤裆。赵方忍痛猛扑在他身上,卸下他身上的驳壳枪。大家用麻绳把他的手和脚捆牢,装入大麻袋里。

  第二天在一块打麦场上召开公审大会,赵方把两个小队布防在北面公路一线,预防据点里的敌人破坏骚扰。一个小队负责执法和维持大会秩序。附近数百名群众参加大会,住三甲庙的徐姓农妇等十多位受害人,声泪俱下,愤怒控诉罪犯的滔天罪行。刘浩代表区委,宣布枪毙江来法。赵方指挥两名执法队员,把罪犯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枪声一响,全场一片欢呼。

  阻击歼敌

  在海门港新区友谊村22组,原有一个百年小镇——小街。街南端是朱家饭店,当家的女掌柜是我党的地下交通员。小街和包场、六甲形成三角之势,进可攻,退可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我东南警卫团等部队常在此驻扎整休。

  日寇侵占通东后,包场、六甲的日伪军轮番到小街摊捐征税,鱼肉群众,弄得店铺关门,百姓家破人亡。

  1944年8月,东南警卫团王澄团长、鲍志春政委研究决定,在朱家饭店附近打一场围歼战,打击敌伪狂妄气焰。包场、六甲区队和东兴民兵担负阻击敌人逃窜的任务。赵方及时向区委书记刘浩汇报,并连夜召开战斗动员会。第二天他分配有关同志作好武器弹药、后勤保障等准备工作,自己带领陈方等化装成农民,实地察看地形。陆家车路是通往六甲的必经之路,大家决定把伏击点定在陆家车路边的一个杂树丛里,晚上安排队员修筑工事,并用杂草盖严。

  六甲区中队有45名队员,分三个小队。区委、区队研究决定,二、三小队参战,一小队为预备队。参战队员每人配20发子弹、3颗手榴弹、1把小插子。第一次参加正规战斗,大家斗志昂扬,把武器擦了一遍又一遍。8月9日晚前,地下党交通员送来情报,明天一早包场据点的渡边将率领日伪军扫荡东灶、小街等地。各参战部队务必拂晓前进入战斗阵地。

  第二天早晨8点左右,小街西边的鲜圩港附近的路上,出现了一队日伪军,约30多人,挎指挥刀的正是包场据点日军队长渡边。突然一排清脆的枪声从东北方向传来,鬼子依哩哇啦骚动了一阵没有理会。过了一会儿又从玉米地里打来一排子弹,两个伪军中了枪。敌人气急败坏,加快了追赶步伐。当他们刚进入警卫团二连一排火力网时,排长一声令下,两挺机枪喷射出火舌,几十支步枪一齐怒吼,打得鬼子伪军鬼哭狼嚎。敌人掉头向西南方向逃窜,但三排战士早已切断敌人退路,猛烈的火力使其寸步难行。渡边挥刀指向东南方向,很显然是想退到六甲据点去。

  赵方率领30多位队员埋伏在壕沟里,早已心急手痒。溃逃的敌人踉跄而来,距离50米左右时,赵方挥枪大吼一声: “打。”顿时枪声大作,前面的敌人应声倒地,渡边挥舞指挥刀强迫伪军冲在前,赵方大喊一声:“手榴弹炸!”一排手榴弹腾空飞舞,炸得敌人血肉横飞。突然,前方一高地上射来密集的子弹,打得大家抬不起头,两个队员中弹受伤。“小袁,你从右边绕过去,把敌人机枪干掉!”赵方大声吼道。打猎出生的小袁,猫着腰绕到敌人的右侧,居高临下连发两弹,敌人的机枪被打哑了。不一会儿西北方向冲锋号吹响,担负主攻的警卫团二连二排战士挺着刺刀似潮水般冲向敌人。这时、赵方振臂高喊,“同志们冲啊!”队员们似猛虎下山扑向敌人。小袁最关心那挺机枪,他一个箭步把机枪抓到手里。警卫团二排和我六甲区队两面夹攻,如风卷残云,很快消灭了这股妄图溃退六甲据点的敌人。

  此次朱家饭店歼灭战共击毙敌人19人,其中歼灭日本兵11人,俘虏伪军8人,缴获九六式机枪一挺和其他战利品。我方伤亡较小。这一仗狠狠打击了日寇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鬼子再也不敢轻易下乡扫荡,极大地鼓舞了通东地区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在海门抗日战争史上留下了光辉一页。

  报仇雪恨

  六甲区委书记刘浩原名罗世豪,1923年出生于浙江镇海,1938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春被派遣到崇明开辟抗日根据地,后转到海门工作,1942年3月调到通东地区任六甲区委书记。他紧紧依靠当地党员骨干朱浩、赵方、沈志芳、蔡智礼、陈方等同志,发动群众,壮大队伍。

  1944年底,刘浩在百忙之中还十分关心抗日家属的生活,千方百计组织年关慰问。这时传来紧急情报:隶属六甲区的海泓乡干部许凤来、许凤鸣、陈金狗(绰号大菜盆子)、潘洪贵等密谋叛变投敌。刘浩连夜召集朱浩、陆锦文、赵方等人开会,商讨对策。会议决定,立即转移区机关,分头隐蔽文件和武器。当夜,刘浩携带机密文件转移到可靠的贫农黄朝臣家,但还是被叛徒许凤鸣获悉。农历腊月二十八清晨,叛徒许凤鸣兄弟俩带领六甲据点出动的日伪军,直扑黄朝臣宅。当刘浩发觉时,黄宅已被敌人包围。他藏好文件,趁着雾色突围。他扑过宅沟又扑横沟,当他上岸时被敌人击中腿部倒在沟沿上。敌人紧追过来,残忍地用刺刀猛戳。刘浩壮烈牺牲,年仅21岁。

  上级决定朱浩同志临时主持六甲区委的工作。临危受命,朱浩化悲痛为力量,和区委、区队同志多次商讨对策,制订反击方案,一场反击战悄然展开——

  割线破路。刚过年初五,赵方抽出12名队员组成割线破路小组,一夜间把六甲通包场的电话线断断续续割断了两里多路。有的看上去未断,但实际接上去的是涂了颜色的棉线。电话不通,鬼子急得嗷嗷直叫。料到鬼子会下乡修电线,赵方早就安排了两个战斗组埋伏在两侧的隐蔽处。果然没过几天,两个鬼子电话兵带领五六个伪军下乡查线修线来了。我方带队的沈志芳举手一枪,把一个鬼子击中了,队员们南北夹击,瞬间敌人死伤过半,没死的3个伪军举手投降。后来敌人又出动两次试图修复电话线,但均被我方打跑。直到1945年日寇投降,这段电话线始终没有修成功。

  破路小组将六甲坝往北通六甲镇的路面挖断,切断交通线、敌人的汽车、摩托车无法通行,弹药、物资无法及时补充,鬼子无可奈何,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骚扰困死敌人。六甲据点鬼子炮楼四周围着铁丝网,到了晚上大门紧闭不敢出来。区队文书陈方专门组织骚扰,分成三组晚上轮番上阵。当敌人刚睡的时候,用话筒对着他们喊话,或在铁桶里放鞭炮,或弄出各种怪异声响,闹得敌人夜夜提心吊胆,睡不着觉。白天神志恍惚,没精打采,晚上鬼子又不敢出来,就怕遭我方伏击。日复一日,鬼子队长束手无策,甚至叫伪军出面求饶。

  严惩叛徒。为了给刘浩报仇,区委成立锄奸小组,赵方任组长。经确认,原海泓乡干部许凤来、许凤鸣、陈金狗、潘洪贵是通敌叛变凶手,必须缉拿归案。一天眼线传来消息,陈金狗在外地藏了几天,近日要回家一趟。一个月黑风高的午夜,一个大块头鬼鬼祟祟出现在宅沟后面的竹园边,正在探头探脑张望。“大菜盆子,终于等到你了!”突然,一个熟悉但威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一只大麻袋把他牢牢地套住。经连夜突审,陈金狗供述:自出事后大家都觉得不得了,就各自找路逃命。

  第二天朱浩主持召开公审大会,陈金狗被押到刘浩烈士墓前磕头谢罪,就地枪决。陈金狗的伏法震慑了其他3名罪犯,他们如惊弓之鸟亡命他乡。

  1945年8月15日,日寇战败投降,举国欢腾。不久解放战争开始,根据党的指示,我地方武装要不断扩大力量,配合野战军作战,赵方游击队发展到了120多人。至1949年4月淮海战役胜利结束,野战军准备渡江作战,赵方奉命参加南下接收干部团,担任指导员,随梁灵光率领的野战军渡江南下,从此踏上了新的征程。

  后记

  赵方随梁灵光率领的野战军渡江南下,从江阴上岸后马不停蹄向上海方向进发,沿途打了几次仗,转战到上海郊县南汇。鉴于当地形势,组织上安排他留在南汇任公安局长。

  出卖刘浩烈士的4个内奸,除大菜盆子陈金狗被擒拿处决外,许凤来、潘洪贵自知罪不可恕,终日惊恐不安,一病不起,死于外乡。许凤鸣油嘴滑舌,竟改名换姓混入我南下部队,并两次立功,升为副营长。刘浩公社专案小组找到许犯所在部队,出具了原始人证物证,许凤鸣被军事法庭判刑八年。刑满释放后,回当地打扫看护刘浩烈士陵园,向扫墓的人群讲述自己过去的罪孽 ,以教育警示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