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神父、大学者黄伯禄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作者:海门视窗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247  更新时间:2018/5/24 19:53:29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陶建明

  黄伯禄(1830~1909)名成亿,字志山,号斐默,洗名伯多禄,海门人。一生用中、英、法和拉丁语发表著作约35种,不仅有宗教哲学,更多的是中国经济和自然科学、法律制度等内容。其成就即使在国内天主教徒中亦属罕见。他是清代著名学者,先后两次荣获法国文学院颁发的“儒莲奖”。其著作中尤以《集说诠真》和《中国大地震目录》为精要。

  黄伯禄,道光十年(1830)出生在一个有着天主教传统的海门家庭,“先世奉天主教,由来已久”。黄伯禄的父亲是天主教江南教区的一名世俗教徒。黄伯禄幼年就读于海门的私塾。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十三岁的黄伯禄入上海张朴桥修道院,为首批修生之一。他天资聪颖,事主虔诚,“读拉丁文、格物、超性等学,常列前茅”。在修道院学习17年,完成了修道院的全部神学课程后,他参加了毕业考试,“有问辄对,不消滞”,教区主教听闻后,十分高兴,并将其传达给罗马教廷传信部。

  咸丰十年(1860年),30岁的黄伯禄晋升为司铎(又称神甫),为江南教区不隶会司铎。晋铎后,管理小修院,教授拉丁文、哲学、格物等课程,后被派往上海、苏州及家乡海门等地传教。当时太湖洞庭山一带,还没建立天主堂,黄伯禄设法购地购屋建立天主堂,太湖一带的天主教在晚清逐渐繁荣兴盛起来,“公之功居多”。光绪二年(1876年),调回上海徐家汇,任徐汇公学和震旦大学的校长兼管小修院。3年后在董家渡从事写作。光绪四年任主教秘书及神学顾问,并专务著作。1909年10月卒于徐家汇,享年八十岁。

  两次获“儒莲奖”

  黄伯禄学识丰富,不仅精通法文、拉丁文,还对神学、自然科学、史学以及中国传统文化颇有研究。其治学态度严谨,“著书务必详尽,疑则查,查而不得,则连夜披书,必欲得之而后矣”,投入巨大精力于著书立说中,“查典不惜费时”。

  他一生曾用中文、英语、法语和拉丁语发表著作约35种,著作之多,在中国神父中少有。中文著作有《集说诠真》《圣女斐乐默纳传》《函牍举隅》《正教奉褒》《正教奉传》《训真辨妄》《函牍碎锦》《圣母院函稿》《契券汇式》等;法文著作有《置产契据式》《中国婚姻律》《官盐论》《中国行政杂录》《中国地震考》《中西新月对照》《日月蚀考》《清代世系》《中国古代太阳黑点考》《中西历合璧》等,有些收入光启社出版的法文版《汉学丛书》。涉及领域不仅有宗教哲学,更多的是中国经济和自然科学、法律制度等。

  黄伯禄是我国清末著名学者,曾于1899年、1914年先后两次荣获法国文学院颁发的儒莲奖。(“儒莲奖”被称之为汉学界的诺贝尔奖)

  编辑《中国大地震目录》

  黄伯禄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对地震学的研究。1873年耶稣会决定在徐家汇建一座“与耶稣会相称”的天文台,即徐家汇天文台。该天文台有天文、磁气、气象、地震四个学部。地震的纪录与测定是地震学部的重要项目。神父选择黄伯禄开展这项工作,并为他安排了两个耶稣会士作为助理。黄伯禄耗时数年,广泛搜集中国古籍中所记载的地震资料及近代由徐家汇观象台测量匠地震记录,汇编成《中国大地震目录》。

  《中国大地震目录》,1909年由上海土山湾印书馆出版,是著名丛书《汉学杂编》的第28本。这本书记载了从公元前1767年至公元1895年间中国发生的6000多个地震记录,重点描述了3322次大小地震,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独立的地震专著。

  在《中国大地震目录》的作者自序中,黄伯禄写道:“在这部作品中,我记录下了所有我能够找到的公元前1767年到公元1895年的中国历史和年鉴中提到的地震记录。”在这本目录中,地震按时间排序,每条地震记录包含地震序号、发生时间、发生地点、资料来源、有震感的地域等,而且每一页都有一幅地震图,描述的是当页所述破坏性最强的地震。在书的最后部分,还附加有《汉书》等古籍中对地震的描述原文以及法语翻译。这本书中前期的地震都是根据古籍推算,后期的地震则是实际测得的结果。当时,徐家汇天文台不仅承担着每天上海及周边地区的测算预报工作,而且同时也进行着各种天文地质等自然科学的研究工作,每月由土山湾印书馆出版有《徐家汇气象学磁学月报》,其中包括观测地震的记录。这个记录要早于中国官方的地震记录。

  《中国大地震目录》所记载的时间跨度之长、内容之翔实、编辑之科学,在当时是前所未有的,在中国地震科学史上产生深远的影响,为后人研究中国地震问题提供了详尽的资料和科学的研究范式。

  从事天文学研究

  除从事地震学的研究之外,黄伯禄神父还从事天文学的研究。中国是最早发展天文学的国家之一。几千年来留下了相当丰富的天文资料,受到各国天文学家的关注。黄伯禄在协助法国传教士马德贲整理出《中国古代太阳黑子观测》并在《法国天文公报》上发表,根据中国古代观测记录,发现太阳黑子活动有10.38——11.28年的短周期,还迭加有975年的长周期,这个结果已经十分接近平均11年的周期。此外,《汉学丛书》第56号《日食和月食记录》也是黄伯禄所编,这本书是研究中国日月食记录的重要文献。

  历法是中国在天文学主要部分,在正史中有“历者”或“律历者”,可见中国对历法的重视。黄伯禄编撰的《中西日历合璧》是一本比较详尽的中国历日和中西历日对照的工具书。

  天主教著作《正教奉褒》

  黄伯禄所编的《正教奉褒》是一部编年体的天主教著作,于光绪十年(1884)出版。

  天主教在中国传教已经有一千年的历史,在当时却没有一部系统的汉文通史著作,黄伯禄深感迫切需要编著一部这样的著作。《正教奉褒》的叙述内容始于唐朝阿罗本来华(贞观九年,635),终于道光六年(1826)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播历史,主要内容则是历代教会与教士在中国所获得的表扬,包括朝廷的嘉奖与民间的褒赞。全书采用编年体方式,按年代顺序逐一记述。主要记述西方传教士来华历程,中国政府与西方教廷的交流传教士的奏疏、传教士修历绘图活动,朝廷对教士的恩赐、中国士人与传教士的交游等等,其中朝廷对教士的恩赐是主要的。

  黄伯禄于光绪九年(1883)开始编著,翌年秋便由上海土山湾印书馆刊印出版。《正教奉褒》是一部史料丰富且有条理地反映天主教来华传播历程的书目,对后世研究中国天主教史大有裨益。

  《集说诠真》胡适见“外”

  为“辟妄说以达真理”,黄伯禄将中国的民间信仰、神仙、鬼怪等“逐一诠释”汇编成《集说诠真》,于清光绪四年(1878)出版。黄伯禄在自序云:“丁丑秋,病余多暇,纵观往籍,旁及搜神志怪之书,因将诸神事实,捃摭成编,逐一诠释,辟妄说以达真理,冀有志者阅之而自悟”。

  蒋超凡司铎为其作序,进一步为其阐明旨趣:“黄君搜集群书,细加抉择,编年释地,将数百年流传之讹,不经之说,分条摭引,抒己见以申辩之。”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已届77岁的黄公重加校订,并作后序曰:“余辑是编,始于丁丑(1877)……竣于庚辰(1880),首尾四年,乃发行问世。承海内有志者备阅许可,迄今又二十五年。刷印即数,字迹满淡,爰用聚珍版再印,校阅即过,间有增删……余今年七十有七,马齿即长,精神亦衰……”

  清光绪三年(1877)、光绪六年(1880)此书又有续版。续编本亦附有“历代永统纪年表图”及“例言”。

  中国近代著名学者胡适先生,在1915年10月留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时发现一本作者名为“天主教司铎黄伯禄斐默氏”的《集说诠真》(上海慈母堂藏版)。在著《藏晖宝创》(民国32年商务印书馆本改称《胡适留学日记》),有一篇专门叙及胡适先生读黄公之书的评说文章:“……可引用书籍至200余种之多,亦不可多得之作。今年余在哥伦比亚大学藏书楼见之。其书……搜讨甚勤,又以其出于外人之手也,记以褒之。”

  黄氏“搜讨甚勤”,胡文褒语肯定。有人以至重刊本统计,其引用书目多达360种,较胡适所见初刻本多100多种。胡适先生将“伯禄斐”连读,误以为是外国人,不知恰恰是中国海门籍耶稣会士黄伯禄神父。